实名农户:5年了,电商扶贫他们干的怎么样了

来源:实名农户 发布时间: 2019-10-30 1492 次浏览

从电商扶贫的阶段来说,2016年,不管是从平台方而言,还是从农户本身而言,部分有条件的农户已经可以通过网络实现电商脱贫,只是以农户个体为单位的电商扶贫,都还只是卖货而已,只解决了农户当下的收入问题,不具备可持续化经营!

  自2014年至今,电商扶贫已经走过了5个年头;按照中央2020年全面脱贫目标,扶贫攻坚的时间,只剩下最后1年。今天小编将根据实名农户2015年以来参与的扶贫案例,进行电商扶贫发展而梳理出来的分享,其中有失败、有成功,献给还在扶贫一线的奋斗者,希望对他们有所参考价值。

 

  1、探索

  2015年,猪肉还没有那么贵,相反的是,各地出现农产品滞销,为解决这一问题,德生成立了实名农户项目,想通过建立农产品交易平台,帮助农户把地头的蔬菜输送到城市的餐桌。

 

  通过几个月的调研,实名农户和广东增城正果镇签订了“互联网+精准扶贫”项目,进行电商扶贫的试点;那几个月,大家几乎跑了正果的每一个家庭,尤其是镇果洋村,登记每户有什么产品,然后放到实名农户商城进行销售。

 

 

  15年的时候,农村电商和农产品电商最大的问题是物流的问题,尤其是蔬菜;这两年出现了蔬菜电商平台,但2015年还没有专门销售蔬菜的电商平台,所以还得专门的伙伴用面包车把蔬菜从村里拉到广州,然后快递给广州城区的订购者。从这个流程中,我们发现了几个问题,一个是物流成本太高,第二是量不够,每家每户基本没有种植太多的蔬菜,而且种类还不一样,虽然按照脱贫的标准,登记的农户收入远超脱贫金额,但依靠销售蔬菜的电商扶贫模式走不通。

 

  

  后续慢慢发现、正果的大米、杨桃、番石榴以及周边镇的荔枝通过线上销售比较稳定。一方面是量比较稳定,虽然每户不多,但是一个镇的农户加起来,量还是比较大;第二个方面是产品相对标准,不会出现太多的产品品控和售后问题。

 

  这个时候的电商扶贫,我们可以提炼出几个关键词:探索、政府主导、消费端是实名农户市场驱动、品类从蔬菜品类发展到水果类为主,这是实名农户电商扶贫最早的样子。

 

  这里需要补充一点的是,增城正果因为规划为广州第二机场,所有农户实现了全面脱贫,所以城市化进程一夜暴富式的脱贫比起农电商脱贫来说快得多,只是全国近3000个县,又能有几个正果呢?不过,实名农户在增城也留下了一点东西,在增城建立了第一个增城运营中心,孵化了一个每年农电商销售额1000万左右的农电商公司——荔铭农业。

 

 

  2、精准农户电商扶贫

  2016年,人社部门已经在参与国家的扶贫工作,实名农户也从广东走到了陕西。为了实现每个农户都可以通过实名网店脱贫致富的愿景,在陕西铜川人社部门的指导下,先从铜川市王益区的周家村开设了一批的农户实名店铺;还记得第一个农户是刘健林,家里有三亩多地,大概10000多斤的苹果,虽然是小农经济,但相对于蔬菜来说,单个农户的体量还可以,而且苹果通过分级,产品够标准。

 

 

  记得是国庆前辅助刘建林进行的产品上架,销售端这边给同事开了56个代言店,按照现在的说话就是朋友圈社交分销,结果不到7天,刘建林家的10000多斤苹果尽然销售完了,这下刘建林着急了,这么多苹果需要发快递,怎么办?我和同事又飞去了陕西,和陕西分部的同事给刘建林搞定了快递、包装,10来人硬是发了2天的货才发完。这件事情还被铜川电视台、陕西电视台新闻进行了报道,这应该是国内比较早电视报道的电商扶贫案例。随着电视的报道,铜川、咸阳、宝鸡不断有农户找实名农户开设自己的实名网店进行农产品销售,主要是水果类为主。另外一个水果大的产区就是江西赣南,不断的有农户开通实名网店,进行卖货。

 

 

  这个阶段,前期的1000个农户还没有出现大的问题,网销的农户基本上是实名农户工作人员在当地有进行审核,或者熟人推荐的农户;后续就不断的出现了客户投诉、产品品质没有以前好了,产品大小不一、重量不够等问题。对于问题,我们进行了一些梳理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点就是,2016年的农户还没有产品分级的概念,农户认为自己种出来的水果都是好的,而对于消费者来说,大小不一就是品质问题;另外就是出现缺斤少两的情况,还有农户自家销售完了,把隔壁家个产品也拿来销售,从规模上来说,这无可厚非,但农产品天然的口感不一致,出现了品质问题。

 

 

  从电商扶贫的阶段来说,2016年,不管是从平台方而言,还是从农户本身而言,部分有条件的农户已经可以通过网络实现电商脱贫,只是以农户个体为单位的电商扶贫,都还只是卖货而已,只解决了农户当下的收入问题,不具备可持续化经营;但从2019年这个时间节点来看,这种没有品牌,零散的销售,也解决了很多农户的实际问题,尤其是随着这几年农村电商的培训,大量的家里不是很多产品的农户,有孩子在城市上班,通过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,就可以消化掉家里的农产品,而不用开设网店。

 

  这个阶段,很多新农人也开始用微信微店、拼多多、实名农户进行创业,拼多多在2016年的周年庆,单日交易额也实现了过亿元(农产品和工业品具体比例不确定)。

 

  3、农户+合作社+公司式的电商扶贫方式

  根据国家发改委网站《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年度报告(2017年)》,2017年,返乡创业人数为740万人,其中很大的一部分选择了农电商创业,这为农村电商的发展,其实输入了一股新的力量。这里面部分人很大程度上,有一定的学历,也熟悉城市的购物、对电子商务比较熟悉。

 

  另外一个背景就是,国家大的政策的合作社化,让很多零散的农户通过产业的规划实现合作经营,这解决了农电商重要的之前遇到的产品量小、产品不标准的问题。返乡创业者注册公司通过和合作社合作的方式,实现了批量的农产品的电商上行。

 

  (2017年全国新增电商的注册公司)

  

  裴涛辉大哥以前是百度的一员,2015年回甘肃天水创业,选择的领域是家乡的花牛苹果,我曾经问过很多人都问过裴大哥的一个问题,那就是:“百度工作多好呀?干嘛还回家创业?”裴大哥笑了一下说:“乱怂的情怀吧”这可能是中国很多人的一种想法,为什么潘石屹帮助家乡代言花牛苹果、为什么对于李子柒式的生活很向往,源于对家乡的热爱。

 

 

  裴涛辉大哥2015年是用天猫帮老乡销售花牛苹果,发现解决不了太大的问题;所以从2016年开始,便通过整合当地的农户形成合作社,进行标准的种植管理,对外再通过知鲜公司知鲜品牌做农产品供应链服务。通过主要的20个电商渠道、包含实名农户,2017年为天水发了45万件花牛,2018年为家乡发了75万件。

 

 

  这是从2014年到2017年三年发生的最大的变化,就是农户合作社规模化,合作社结合公司进行供应链的标准品牌化。广东的农友会、中鲜论坛两个行业内比较知名的农业电商组织,就聚集了全国几千家类似裴涛辉大哥类似的经营模式的企业,从到几百万到几千万为主。

 

  4、对口帮扶电商扶贫模式

  2018年到2019年,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参与扶贫的力度加大,国务院扶贫办数据:“2018年全国共培训扶贫干部779万人次。”各地开始涌现出大量的扶贫案例,扶贫工作开始结果。

 

  广东河源礼堂村是华南农业大学对口帮扶的其中一个村,负责的扶贫干部是华农的郭迪杰书记。郭迪杰书记发现当地有很多的山茶树、另外当地可以种植大米,其他没有什么太多的产品,在当地帮忙组织形成了一个合作社,专门种植华农研发的大米和压榨高山茶油,并通过公司合作,打造了一个“礼堂邨”山茶油和华礼丝苗米农电商品牌,建立电商渠道;包括华农的师生从线上可以随时下单购买,形成了华农对口帮扶模式。

 

 

  重庆人社卡中心梁波科长是重庆岳溪镇的扶贫干部,也通过同样的农户+合作社+公司品牌的模式,打造了山水岳溪品牌,并且还建立了心悦兮扶贫商城,外部资源、重庆人社内部资源都从小程序商城下单采购,从而形成了重庆人社对口帮扶岳溪的持续性发展。

 

 

  所以,不管是企业市场化扶贫还是政府以及事业单位的政策性扶贫,农电商扶贫扶贫的模式经过几年的发展,已经形成农户+合作社+公司+对口帮扶的单位的扶贫模式,从而跑通了贫困地区农特产品从产业种养殖到商品的转变以及流通。这样的电商扶贫流程模式对全国电商扶贫来说,都可以复制。

 

  5、消费扶贫电商扶贫模式

  随着中美贸易战,投资、出口、消费三驾马车中,消费这架马车还在为GDP的增长带来动力,国家大力发展夜间经济;对于电商扶贫板块来说,2019年消费扶贫的概念从上到下,开始提了出来,不管是政府部门、企事业单位、个人,只要是社会的一员,只要购买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商品,便是扶贫。这得益于经过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县和扶贫的两大政策的驱动,目前全国已经形成了从农户个体经济到合作社经济到农户+合作社+公司的品牌化发展的链条;另外加上消费端微信的社交形成了拼多多、小程序电商、微商城、微商等一系列的新电商,为电商扶贫带来了便利;也还有扶贫单位,开始尝试抖音、快手类视频电商,销售端的多元化,正在帮助更多电商扶贫人从供应链端到消费端的打通。举国之力,尤其是城市消费者,一方面可以购买到优质农产品,另外也参与到了国家浩浩汤汤的扶贫事业当中。

 

  所以,“你不是旁观者,人人都是扶贫事业的参与者!”。